从 coder 走向 CEO ,他们给出了惊艳的示范 | 创业众生相

来源:IT桔子 时间: 2016-11-07

丁香园的新任CTO、肉饼铺子的Robbin在1024那天发文:我们要抵制程序员节——他并不是跟节日有仇,只是看不惯你们老黑人家程序员。

“程序员作为中国IT行业当中的高智商、高收入群体,怎么集体形象变得如此猥琐和不堪?”

你瞧中国互联网的这些领军人物:低调内敛的马化腾、霸气的周鸿祎、逗逼的丁磊、劳模的雷军、帅气的李彦宏等等。

                                                         *这些程序员,有哪一位的形象差了?

再往国际上看,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和雅虎的梅姐,都是程序员出身,并不妨碍他(她)们如今作为巨头公司的大Boss在演讲台上谈笑风生。

实际上,CEO是技术背景出身,在互联网创业的天下,是一些人可望而不可求的加分项。

Jimmy从12岁就开始编程了,当别的孩子还在小霸王其乐无穷时,他就用C++做了一个2D游戏;到了高一,他用.NET框架给一些企业做外包项目开始赚钱;大学时,Jimmy进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电子工程和计算机,学习偏向还是软件工程和算法——

他正式成为一名科班毕业的程序员。

                                                               *Chinapex创略CEO Jimmy Hu

如今,他创立的一家营销技术公司“Chinapex创略”数次获得中国广告、营销行业的各项奖励肯定。服务过的客户从恒大、兰蔻、腾讯、美团到卡西欧、玛莎拉蒂,各种行业均有涉足。

在具体案例中,针对每个品牌营销人及代理商的特性,Chinapex创略企业级营销云为其提供量身定制的数据驱动营销技术解决方案。

例如高端酒店品牌费尔蒙:首先,基于用户行为属性画像,完成第一方数据收集。然后借助APEX DMP(数据管理平台)进行第三方数据的整合、分析和激活。在营销过程中会进行实时管理和优化,并激活数据到各个营销渠道。

最终通过实时优化+人群定向,目标受众覆盖量高达2328万,整体CTR(网络广告点击率)呈上升趋势。

 

对于程序员Jimmy来说,创业做 CEO并不需要特殊的适应期。

一方面,Jimmy在大学时,一些同学已经开始创建他们自己在硅谷的公司,以及参与Y-Combinator孵化项目或者直接由VC投资。这种环境的耳濡目染,让他对于创业、投资这件事并没有丝毫陌生感或畏惧感。

另外,Jimmy也很奇怪大众对于程序员的那种“死宅、木讷、老实,甚至很负向”的形象认知是怎么来的,他身边的一些技术精英朋友,都是做研发出身,也依然拥有很好的沟通、领导和管理能力。

Chinapex创略刚成立的时候,团队只有几个人,Jimmy同时担任CEO和CTO的角色。

在他的经验中,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一开始最佳的Chief Product Officer (首席产品官) 通常也就是CEO。当这家公司的技术驱动到了某个程度,Chief Product Officer最好也是技术出身——这样他可以对底层技术和具体实施都比较有把握。

在公司成长中,Jimmy最终变成了一个CEO/CPO双角色。“我个人觉得很好,这是一个自然的转变。”

现在Jimmy的CEO角色,需要他站在公司战略层面去思考问题,这个身份给了他一副事关生存的、责任重大的“望远镜”。

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需要一个有远见的领袖,这个角色有时也会像是个“百事通”,能以战略的方式去规划所有内部职能部门。


他需要实现很多平衡——短期VS长期,理想中的产品VS符合实际的产品,当前市场VS长期市场,当下的招聘执行VS长期人才战略,收入VS利润等等。

一个优秀的CEO,在将所有的信息列出以后,应该在公司的战略决策和方向上有最坚定的信念。

——这需要整合智慧、直觉、本能和人际技巧来实现。

Jimmy会去研究一些目前的互联网企业的实际案例,从战略性、企业增长的角度来学习。在更实际、具体的执行层面,他会倾向于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在管理、产品、市场这些方面找到一些精英人才。

 

在CEO的角色里,Jimmy依然会用一些程序员的思维来处理问题。

“除了对牵涉到产品、研发的问题外,我还会对一些决策问题想的更长远,并且能马上想到实施的可行性,以及做一些周期判断。”

这种思维对于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带来深刻影响:他需要对未来的技术趋势做判断,就必须有对技术的扎实理解和洞察。

CEO的技术背景会带来很多好处。

首先,严格的技术、定量教育及工作背景,会让人的思维方式变得更善于分析且条理清晰。例如,理解为什么相关性不等同于因果关系,以及是如何适用于商业的。

其次,对任何技术驱动的公司来说,产品和技术是业务核心——理解研发工作是怎么开展的将使得CEO对于其成本、时间和可行性等有着更清晰的概念。

CEO如果能够理解这些会是非常有价值的,而不仅仅是依靠CTO独自来负责这些,因为那可以以一种更精确和灵活的方式将研发和业务及策略结合起来,也可以确保对于CTO的决策起到监督作用。

当然,更不用说,它也有助于理解核心技术趋势如何能潜在地影响公司和行业。

至于说,程序员做了CEO有什么劣势——或许有一些工程师背景的人,他的性格和个性并不适合做CEO,但这些和他的技术背景并没有直接关系,毕竟,“相关性并不等同于因果关系”。

在日常的工作方式上,Jimmy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学习和思考上,剩余的时间才在具体的执行上。


                                                              *即便是谢尔顿也会social嘛

Social是他在日常工作和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交朋友是一方面,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量和不同的观点是另外更重要的方面:“有时候,过来人几句话中的洞察和价值,可以抵得上一本书。”

程序员沉迷于技术,在技术方面有超前的洞见和很强的coding能力是件很酷的事儿,但是想要真的做一家公司,他必须要思考的核心问题是“商业”。

Jimmy在伯克利有个技术能力杰出的工程师,大学毕业后他开始开发一个浏览器内的3D引擎,包括物理模拟引擎。凭借这个出色的想法,他很快拿到了A轮融资。但是这项技术终究无法变现,浪费了3年时间后,不得不寻求转型。

“你不仅需要一个好的产品,也需要一个好的生意。你可以一直试图让技术走在前沿,但是这不一定意味着能做成什么生意。”Jimmy给想要创业的程序们提出一个很诚恳的告诫。

甲骨文的创始人Larry Ellison是Jimmy最欣赏的一位CEO。

这位传奇CEO在1977年辍学创办了甲骨文,并将其打造成了美国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最大数据库软件开发商和全球最大商业软件提供商之一。

他主掌甲骨文一直到两年前,也就是在他70岁事才卸任。Larry现在还继续担任甲骨文的执行董事长和CTO职位。

是的,Larry也是位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他辍学创业的时间甚至比比尔·盖茨、麦克·戴尔和乔布斯要早很多。

“他是一个大胆、富有远见的梦想家,不靠运气,仅凭出色的计划和执行,一步一个脚印的改写了企业级技术大环境。虽然早已不是一家新公司,但他打造甲骨文的方式是允许它成长、扩张,以及创新至今。

他的商业头脑,清晰的思维,直言不讳的勇气,不随波逐流,以及积极地拥抱变化等都是令人欣赏的特点。”

提起这位前辈,Jimmy感觉兴奋:“也许我能在自己身上看到一些这样的特质,但他是一个更好版本的我,值得我去持续地向他学习。”

 

致敬超酷的程序员们,也致敬勇敢的CEO们。